现代言情

认错全文(姜颦林牧)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认错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认错)

时厌摘下耳机商场内的安保在此时匆匆赶来,将姜颦救了下来周己扶住姜颦的时候,姜颦浑身都在颤抖她现在是真的怕林牧发疯林牧被安保拦下,“她是我女朋友!我们只是有点小矛盾,让开!”直到姜颦坐上电梯离开,安保都没有让林牧离开苏情偏头看向时厌:“她刚才情急之下,喊得是你的名字”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时厌淡声:“嗯”苏情的视线落在姜颦的身上,踩着高跟鞋缓缓朝着姜颦走了过去“还好吗?”停在姜颦面...

还没进门就被赶,各界大佬怒了顾妙妙薄夜衾(还没进门就被赶,各界大佬怒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顾妙妙薄夜衾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顾妙妙薄夜衾)

那助理又从钱箱里拿出来了一沓钱:“五百块,买你让一个位置”看着一沓二十块钱的人民币,刚刚叫喧的人沉默,拿着钱往后退了一退但是越到前面,让一个位置的价钱,却也越来越高最终,那助理的钱箱里的二十块钱几乎所剩无几而排在第三十位的病人家属,看着助理,张口说道:“想要让我让位可以,但是我需要这个数!”那人伸出手,伸出了五根手指“五千?”助理觉得这个人要价范围倒还是能接受“五万!”那人坚定的说着...

只因你动摇沈北执乔以荷(沈北执乔以荷)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北执乔以荷)只因你动摇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沈北执乔以荷)

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上\/床这件事,我之前从未想过更没有想过,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以这么羞耻的方式我一口气肝了三瓶酒,在酒吧外面的露台上,近乎疯狂地搂住一个男人这男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像是雨后松香夹杂着些许的清冷,我凑近他的衣领,贪婪地呼吸这个味道脑子里有个小人在不停暗示我:乔以荷,就这么疯狂吧!毕竟今天早上我才知道,那个跟我谈了一年的男朋友许东白,居然和别的女人订婚了我是最后一个被通知的不说,甚...

秦总别虐了,夫人才是你的白月光(沈云雾秦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秦总别虐了,夫人才是你的白月光)秦总别虐了,夫人才是你的白月光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秦总别虐了,夫人才是你的白月光)

沈云雾从天光等到日落都没有等到秦夜的回复她的手机安安静静的,好像与外界断了联系以前工作的时候,沈云雾巴不得自己的手机无人联系,她可以多一点休息时间可是现在……直到暮色四合,沈云雾的手机才叮的一声,进来一条消息她吓了一跳,迅速拿起手机,看清内容以后眼神黯然下去消息是周双双发过来的:“你考虑得怎么样了?跟他坦白了吗?”沈云雾安静地看着手机许久,忽然轻轻地笑了一声那笑声充满了自嘲其实早就...

林陌林惜(总统丧偶后,转身让我替他生娃)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林陌林惜)总统丧偶后,转身让我替他生娃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林陌林惜)

皇甫夜虽然嘴巴上不说,但自然是心疼儿子的,所以,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皇甫老夫人把小昕爷带回了皇甫老宅“哎呦呦,你还想你爸爸了呀,你不怕他又给你布置一堆的功课吗?”电话那头,皇甫老太太笑眯眯地道“嘻嘻……”小昕爷讨好地一笑,“有奶奶你和爷爷在,我不怕!”“啧啧,好家伙,知道拿我和你爷爷当枪使,不错嘛!”“嘻嘻……”小昕爷又是讨好一笑,“我知道奶奶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最爱我的,我也最最最爱奶奶”“...

能吃了一点,首富养得起我吧(粥粥秦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粥粥秦冽)能吃了一点,首富养得起我吧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粥粥秦冽)

秦氏秦冽坐在会议室里,身板笔直,神色冷峻,幽深的眸子里淡然无波,静静听着底下的人汇报,俊朗的面容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手指不疾不徐地轻扣着桌面,像是点在人心口上,心脏跟着他的频率跳动,所有人都胆战心惊听到手机响,他随手点开,待看到上面的内容,却是眉头一皱他哪儿来的闺女?被盗号了?“秦总?”见他眉头紧蹙,正在作报告的员工心头一颤,还以为自己说错话了,试探地问道秦冽回过神来,若无其事地把手机扣放在...

反向沦陷姜姒裴砚(姜姒裴砚)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反向沦陷全文免费阅读)姜姒裴砚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反向沦陷)

Angel不愧是专业的,拿着一支笔对着她的五官比比划划,很快就出了方案姜姒睡眠不足,脑子就跟浆糊似的,完全没有听清Angel在说什么,只一个劲点头等窗外跃上第一缕阳光时,姜姒混沌的脑子总算清醒不少,只是当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她又怀疑是不是在做梦经过专业化妆师雕琢过后的脸像是换了一张,完美得挑不出一丝瑕疵化妆师还特意在她的眼尾点了一颗痣,将她眉眼里的媚态,往下压了压,看起来倒像是清春刚出世...

顾总,太太又去男科给你挂号了(乔若星顾景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顾总,太太又去男科给你挂号了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顾总,太太又去男科给你挂号了)

乔若星关掉电风吹,梳着半干的长发,调侃道,“你当年不该学什么编剧,表演才是最适合你的”唐笑笑小心翼翼的摸着那个包,咬牙道,“今晚我跟它睡,我要做个富婆梦!”“您随意,不过睡之前帮我给它拍几张好看的照片”唐笑笑扭头,“拍照片干嘛?发朋友圈啊?你是要气死那些阔太太们吗?”“不是,”乔若星坐下来,“我想把它挂售了”“啊?”“明天我就要跟顾景琰办手续了,我想等离婚后买套房子,最好离南山医院近一点,精...

嘤!矜贵偏执狂他表里不一全文(迟妖妖商倦)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嘤!矜贵偏执狂他表里不一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嘤!矜贵偏执狂他表里不一)

商司勘进门,一身深蓝家居睡衣,面容俊美精致,无奈的看着公主床上蒙头闷闷的商曦,“怎么了?是有什么心事在心上吗?”商曦掀开被子,坐起身,鼓起腮帮子看着商司勘,嘴硬道:“没有”商司勘摇摇头,把手里的牛奶递给她,“有就有,什么时候跟哥哥也有不能说的话了?”商曦接过他递来的牛奶,放在手中把玩,“哥哥,二叔回来了,你知道吗?”“嗯,昨晚爸爸给二叔打电话的时候我在旁边,你就因为这个不开心?二叔不住在商家别墅...

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江稚沈律言)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

江稚的手无法控制的在颤抖,从眼眶里掉下来的水珠砸在上面,将笔墨晕染开来她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抿直了唇,撕碎了这张纸条,扔进垃圾桶里江稚了解沈律言他那个人,总是不喜欢被忤逆惹了他三分不痛快,他就要你十分不好过江稚把支票攥在掌心,捏的皱巴巴,等她逐渐冷静下来,就把这张支票收进了包里她没有资格矫情她比别人都需要钱江稚下楼,吃过早饭刘总助的电话准时打到她的手机里,提醒她记得去体检江稚挂...

白深深楚江开(一别两宽,各拥新欢)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白深深楚江开)一别两宽,各拥新欢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白深深楚江开)

她倒没什么,主要是眉姐的面子,我也有事请眉姐帮忙,要说为签个字就把她的事给搅黄了,这个姓王的也不是什么善茬,回去了难免会找眉姐的别扭我仔细看了一下合同,上面也没有什么和我有关的条款,就是做个见证,我多少松了口气,拿笔签了字三方签字,这件事算告一个段落裴晓梅只是拿到头款,尾款拿不拿得到,也要看她的造化,孩子得顺利出生,全须全尾的没毛病,这才算是大功告成不过,我的任务到此也算结束,只要不出岔子...

虐完我,豪门阔少他追妻火葬场全文(姜惜之慕南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惜之慕南舟)虐完我,豪门阔少他追妻火葬场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虐完我,豪门阔少他追妻火葬场)

女佣们欺负姜惜之忘乎所有,听到一声暴戾的嗓音,回过头看到慕南舟高大的身形,阴着俊脸,眸色森冷的站在门口,宛若身旁环绕着黑色雾气,格外吓人她们松开了姜惜之,恭敬的喊:“少爷!”姜惜之得到解放,用力的咳嗽,把堵在喉咙里的东西全部咳出来女佣不想负责,把所有的错都怪在姜惜之身上:“少爷,全都是她的错,她不会干活,偷懒,没有规矩,我们说她两句,还和我们打起来了,我们没有办法,只能教教她了!”慕南舟垂眸...

霸总歇歇吧,夫人都走三年了(时吟顾寒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时吟顾寒迟)霸总歇歇吧,夫人都走三年了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霸总歇歇吧,夫人都走三年了)

她回眸望去,看见一个穿着衬衫的男人同样回眸“林董”林向为回眸望向时吟,语调颇有些懒散:“时秘书,你这话问了也是白问啊,你们顾董没告诉你,既往不咎只看当下吗?”林向为是顾寒迟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之所以认识,全靠这人脸皮厚,时不时地出现在公司“林董,顾董没告诉你,偷听别人聊天很不礼貌吗?”“天理良心,是我先坐在这里的,”林向为喊冤时吟没说什么,目光缓缓收回再度望向宁清时,她竟然没了想继续说的...

奈何她声色动人沈世景温鹤轩(沈世景温鹤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世景温鹤轩)奈何她声色动人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沈世景温鹤轩)

李剑归见状,这才消气,他冷哼一声,杀气腾腾的目光继续瞪着沈世景:“贱人,乖乖听话就好,非得逼我动手,真是跟你妈一样不识抬举”话罢,他打算故伎重施楼道外面传来了一道清脆悦耳的的声音“爸爸,你在哪?茶会都要开始了”正是小女儿李雪儿李剑归赶忙看着发出声源的地方,眼底闪过一丝慌张他在家人中的形象一向都是德高望重的可不能,贬低了自己在女儿的形象他赶忙收拾了身上着装,走之前,还不忘往沈世景身上...

师父破产后,她成了财阀大佬的小哭包(封莫寒糯糯)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师父破产后,她成了财阀大佬的小哭包)师父破产后,她成了财阀大佬的小哭包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师父破产后,她成了财阀大佬的小哭包)

封莫寒扫了几眼,嘴角也缓缓勾了起来很快糯糯就吃好了,收拾好碗筷,朝封莫寒跑了过去,在他身旁坐了会儿,又折回到沙发旁,坐在她的小凳子上,把兜里的东西也拿了出来一连处理完前几天积压的文件,封莫寒动了动有些发酸的脖子,见糯糯趴在茶几上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看着像是在写写画画,绷着小脸,还挺认真他也没在意,叫来助理,交代完事情,这才抬步朝她走了过来一走近,看到她画的东西,眉心猛地一跳他以为她是在画...